风口上的“老赖”:卖艺还债罗永浩,破产重组贾跃亭......

文|铅笔道记者 南柯

从大佬到老赖,罗永浩称自己的创业过程相当完整了,卖艺也会还债。

舆论对此回应褒贬不一。有人认为这是最坦荡磊落有情有义的“老赖”;有人则表示罗永浩没有入对行,导致他做一行倒一行,是名副其实的“风口杀手”。

细数近年被贴上“老赖”标签的创业者不在少数,然而他们处理危机的态度却不尽相同,有的属于“承诺派”,有的则属于“拖欠派”和“主动破产派”。

创业维艰,创业者并非都想成为老赖。创业是风险事业,胜败是兵家常事。但,我们也应该意识到,作为创业者,担该担之责本就是份内之事,也无需被过度赞赏。

创业不易,且行且珍惜。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承诺派

1、卖艺还债罗永浩

11月3日,罗永浩被江苏丹阳市人民法院列入限制消费令名单,起因是江苏辰阳电子有限公司向锤子科技提供手机充电器,但按照双方约定时间,锤子科技并未向对方支付货款。

随后,罗永浩微博发文《一个“老赖”CEO的自白》对此事进行回应,解释锤子科技在过去一段时间经历的一切。自白称,自2018年下半年出现经营危机以来,锤子科技最多时欠了银行、合作伙伴和供应商约6个亿的债务,他自身签了个人无限责任担保的1个多亿。在过去的10个月里,团队已经还掉了3个亿左右,他个人还了其中的数千万。

作为一个体面人,罗永浩解决此事的态度是给出承诺。他表示,会继续努力,在未来的一段时期把债务全部还完。即便公司因不可抗力被彻底关掉,他个人会以“卖艺”之类的方式把债务全部还完。

在“科技圈的网红”“企业家中的相声演员”“曾经的新东方王牌老师”这些标签的加持下,罗永浩在互联网上最不缺的就是人气。有人揶揄他,“卖艺对罗永浩来说或许也是条出路。”

仅在11月4日一天,至少有3家区块链相关公司向其抛来橄榄枝。比如,维基链表示将用区块链技术协助其解决债务危机,通过量身打造的智能合约债权,借助他巨大的粉丝量,可以快速实现众筹还债。OKEx首席战略官徐坤邀请其做区块链手机项目。孙宇晨则表示波场愿意先出100万元一年聘请其担任创业精神代言人。

且不论这些企业是否有蹭热度嫌疑,这足以说明罗永浩还有其自身的优势,只是造手机、做电子烟、做社交产品或许并不太适合他。

2、力不从心的戴威

从大佬到老赖,同样给出承诺的是戴威。

去年12月,根据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出的限制消费令,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ofo的运营主体)因未按判决书规定时限清偿欠杭州货嘀物流有限公司的货款,东峡大通成为失信被执行人。戴威作为ofo的实际控制人,被法院依法采取限制消费措施。

原本,戴威不愿被资本裹挟,只想带着ofo站着活下去,不料在这个过程中却成了老赖,但戴威对老赖的定位显然并不买账。

去年12月19日,戴威发布全员信表示,退还用户押金、支付供应商的欠款、维持公司的运营,公司背负着巨大的现金流压力。“我希望每一位ofo人都能认同并坚定信念:不逃避,勇敢活下去,为我们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为每一个支持过我们的用户负责!”

同时,从行动上来看,在戴威的带领下,ofo确实一直未停止过商业变现的尝试。比如,推出B2B的车身广告业务,分为车身广告和APP线上广告两大板块,试图弥补租金收入的短板;调整计费模式,在武汉、太原、郑州、昆明、西安等城市区域内,开始采用起步价+时长费+里程费的计费标准;在新版App中,上线了一个名为“看看”的新闻信息聚合功能模块,做流量分发广告;上线了“折扣商城”,申请退押金的用户可以选择将押金兑换成购物金币,目前的折扣商城平台上包含有食品生鲜、酒水饮料、美妆护肤等40多种品类。

据媒体统计报道,截至10月15日,在不算用户押金的情况下,ofo欠股东、自行车厂商、物流公司和配件公司的资金还有20多亿元。

图片来自锌刻度

面对巨额欠款,虽然戴威的努力略显苍白,力不从心,但好在他仍在行动。

拖欠派

1、下周回国贾跃亭

同罗永浩、戴威们做承诺不一样的是,有一些创业者则是拖欠成瘾。

排在首位的当属中国头部老赖贾跃亭。据资料显示,贾跃亭的债务高达了705亿元,共涉及了100多位债权人。

普通家庭出身、普通大专毕业,贾跃亭用娴熟的财技于2004年创办乐视帝国,2010年,乐视网登上创业板,市值曾一度高达1770亿。从影视、体育、到彩电、手机和汽车,乐视生态的覆盖面太大,导致资金债务面临巨大问题。

作为债务人,贾跃亭似乎并没有积极还债,而是选择了另外一条路。2017年7月,负债累累的贾跃亭辞去乐视网董事长一职,把乐视网甩给孙宏斌,远走美国专心造车。当时,替夫处理债务的甘薇也因拖欠14亿元于2018年4月首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在美国,贾跃亭的造车计划并不顺畅。2016、2017两年分别亏损5.69亿和3.4亿美元,2018年进行了两轮大规模裁员。2019年3月,FF出售其美国总部,卖价2900万美元。后恒大集团携67亿港元入主FF,双方则因控制权闹的对簿公堂。

截至去年8月,贾跃亭已经有13条执行信息,8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终于,拖不下去的贾跃亭选择破产重组。有消息称,今年10月,贾跃亭在美国申请个人破产重组。目前官方还未对此回复。

有乐视控股债务小组相关人士称,贾跃亭此前一直在筹划相关的还债方案,其目的是为了彻底解决个人债务问题,把FF做成。这意味着,一旦FF能成功量产乃至上市,贾跃亭不但能还上欠债,也能咸鱼翻身,一雪“前耻”。

但看国内造车新势力目前的处境,贾跃亭这一方案可行性也并不高。

2、一直不还张亨德

在欠款一拖再拖的功力上,住百家CEO张亨德和贾跃亭有一拼。

“判决书要求20日内还钱,但现在距离9月27日判决书下达已经39天了,他们还是没回应。”讨债近3年的住百家供应商负责人黄霞无奈地说。

黄霞与张亨德结识于2017年的住百家北京办公室精装修项目。当年,该项目工程款近375万元,住百家结算过部分,但算上利息的话,其还有150余万元工程尾款未结算。

各种联系讨债未果后,去年春节前夕,黄霞曾在住百家股东海航集团的办公楼居住13天,希望通过股东与张亨德当面沟通,但最后即使见了张亨德本人,黄霞也被回应没钱。

今年9月初,黄霞将其告至法庭。“开庭时,张亨德没有露面,他请了两个律师。”9月27日,判决书被送纸双方手中,要求20天内做出回应。

公开信显示,住百家成立于2012年,其主营业务是中国境外精品住宅的租赁与运营,产品及服务为出境游短租、自由行周边服务、轻社交问答社区、互联网相关产品。2016年在新三板挂牌上市。

去年6月,住百家因未能及时披露年报,以及欠薪员工等闹得满城风雨。同年7月9日,住百家被摘牌。此前,张亨德还曾基于区块链等技术,欲建立起一个去中心化的全球旅游出行平台Travel旅行链(TRA)。随之,张亨德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住百家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企业。

“接下来,我想到法院申请强制执行。”黄霞坦言,觉得要回欠款的机率并不是很大。

破产派

1、赌掉金立的刘立荣

除了承诺派、拖欠派,在被贴上老赖标签的创业者中,还有一类破产派。

2018年11月,兴业银行与金立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执行裁定书在网上广为流传。该裁定书披露,因被执行人金立集团董事长刘立荣、财务总监何大兵等未按已生效法律文书履行还款义务,兴业银行向法院申请执行,请求强制其偿付负债及利息2.06亿元。至此,刘立荣被列入了失信被执行人老赖名单中,并且还被限制高消费。

根据界面新闻的报道,金立死于资金断裂,但其资金链危机的出现关键在于刘立荣赌博输钱而非公司在营销和投资方面的高支出。报道中指出,一位接近金立股东的人士表示,刘立荣在赌博上输了超过100亿,股东们推测过,刘立荣挪用公款的数目可能在60亿左右。

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刘立荣承认自己参与赌博,但是否认输了100亿元,他表示曾在塞班岛赌场上输掉了十多亿元,其中不乏“借用”公司的钱。“我创办金立16年,在公司一直是绝对的权威,我个人没有其他收入,难免在生活上有些公私不分,有借用公司资金的行为。”

去年11月20日,近20家金立供应商的经过长达几个月的上门讨债后没有结果,向深圳中院提交对金立进行破产重整的申请。破产重整意味着投资方和原股东都会参与进来,会有一定的缓冲空间,还能商讨如何弥补这一大笔财务窟窿。

然而,供应商的这一想法很快落空。2019年1月,深圳法院已受理了金立的破产清算申请。如若破产清算完成,这意味着刘立荣在金立的股权将变得一文不值,供应商们所获得的赔偿也会大幅减少。

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金立营收则为150多亿,净利润则为7.6亿元,现金余额更是达到了10.3亿元。一个正在盈利中的企业,在1年多时间内沦落至此,令人唏嘘。

2、好人冯鑫

关于暴风集团的最新消息是,深交所发函表示请暴风集团尽快聘任相关高级管理人员,确保公司经营稳定,能够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这主要由于10月30日,暴风集团披露了副总经理张鹏宇、首席财务官张丽娜和证券事务代表于兆辉辞职的公告。这时,除已被批准逮捕的总经理冯鑫外,暴风集团的高级管理人员已全部辞职。

今年7月28日,暴风集团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根据报道,冯鑫此番被批捕,主要是与暴风集团在2016年和光大资本共同发起的对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的收购有关,冯鑫在此项目的融资过程中存在行贿行为。

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1月5日,冯鑫有54条失信被执行人信息,仅10月就达11条。另外,8月和9月,还曾两次被明确限制高消费,成为失信次数最多的老赖。

在众人眼中,冯鑫是有担当的,与其打过交道的人多评价他是好人。在融资渠道不畅的情况下,冯鑫多次质押自己的股权来筹备资金。Wind资讯数据显示,冯鑫个人持有暴风股权21.34%,已100%质押。

2017年,暴风魔镜的一个股东中信资本提出要提前撤资,涉及金额8000万元。为降低给暴风带来的负面影响,冯鑫答应自己出资回购这部分股份。““我自己风险挺大的,但我问心无愧,努力为公吧。”

虽还未进行破产清算,但根据其最近的财务数据来看,暴风集团已处于破产边缘。

2018年年报显示,暴风集团2018年全年营收为11.23亿元,亏损达10.9亿元。10月底发布的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前三季度,暴风集团的营收为9360万元,同比下滑90.95%;净利润亏损6.5亿元,而上年同期亏损2.28亿元。

且行且珍惜

从大佬到老赖,在创投圈,这样的例子屡见不鲜。

比如,途歌共享汽车因多起车辆租赁合同纠纷,创始人王利峰在今年7月被下发限制消费令;

町町单车因资金链断裂破产,创始人丁伟从富二代和创业明星跌落至打工还债;

金嗓子实控人江佩珍因拖欠综艺节目5000多万广告费被列入限制高消费被执行人名单;

中药药膏田七母公司曾23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董事长曹旭侃被限制消费次数达116次;

奔驰车维权女车主与其母创办的上海竞集文化有限公司被曝屡陷欠薪、拖欠货款等纠纷,今年7月,该公司被法院裁定破产……

创业维艰,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对创业者来说,从大佬沦为老赖,多少有些无奈和嘲讽。

每个时代都需要多给创业者试错空间和宽容。正如福耀玻璃集团创始人曹德旺表示,希望不再用“老赖”形容破产企业家,企业家的事业是风险事业,要鼓励他们继续努力奋斗,要从人格上尊重他们。胜败是兵家常事,企业家们碰到困难应该自己救自己,不要等待。

但我们也应该意识到,欠债还钱本是天经地义之事。在这一点上,对创始人来说,承担起自己角色上应有的责任是理所应当之事,做的好只是本分而已。切莫让行了该行之事、担了该担之责的行为和个人被过度赞赏,而让那些被欠款拖累的企业或个人承受无端的损失。

创业不易,且行且珍惜。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双创

印度创业报告:B2B占半壁江山,18%创企涉足深科技|全球快讯

2019-11-6 11:10:00

双创

滴滴顺风车7城复活,女性晚8点后“禁用”

2019-11-6 11:36:00

17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御姐幸福

    超喜欢这里的

  2. 铃铛活力

    厉害了

  3. 大雁俏皮

    6666

  4. 幽默的口红

    超喜欢这里的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