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单车复兴看产业链现状:经历激动、阵痛,重回快车道

      武汉香港路上的雕塑,不知被谁带上了口罩,在空旷的步行街上格外醒目。

自新型肺炎爆发以来,城市的街道突然宽敞了许多。拥堵的交通、刺耳的鸣笛声、写字楼附近的抢车位大战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共享单车和行色匆匆的骑行者:疫情影响下一些城市出行不便,公共交通停摆,一线的防疫工作者们频繁使用共享单车外出。

疫情的背面则是中国经济从暂停到重启之难,“两轮产业链”就是这样一个横切面:随着经济活动被摁了暂停键,上游工厂停摆、生产线瘫痪、复工复产难困扰着不少企业主。

在共享单车快速转动的双轮里,一个轮子是海量用户的出行需求,另一个轮子则是出行企业与上游供应商们复工之役。

“单车原来还可以这样骑”

最近,北京朝阳大悦城附近的共享单车多了起来,整齐摆放的单车旁边,总能看见运维工作者忙碌的身形。熟悉的潮汐效应开始出现在地铁站、商场和写字楼等人员聚集地。

“坐地铁的话会快很多,但现在特殊时期还是骑车更安全。一开始骑七八公里去上班腿肚子都在打架,一星期骑下来就轻松很多,正好消耗一下史上最长春节积攒下来的卡路里。”

家住附近的王先生就是骑行者之一,自复工以来他每天会在周边的共享单车停放点取车,骑行至双井打卡上班。

冬天本是共享单车的敌人,但今年的情况有些特殊。

据360搜索线上问卷调研数据显示,此次疫情复工后乘坐公交地铁上班的人数占比仅为16%。为了减少交叉感染的几率,很多用户不愿选择地铁、出租车等与人密切接触的出行方式。两轮成了很多用户愿意选择的出行方式。在疫情及复工初期的特殊时间里,小小的两轮挑起了城市出行的重担。

近日发布的哈啰出行骑行大数据也证明了这一点。自2月10日企业复工首日以来,一线城市以通勤为主的骑行需求有明显上涨。其中北京的共享单车需求量持续攀升,2月26日相比刚复工时涨幅数倍。其中,3公里以上的长距离骑行量占比较去年同期几乎翻番。

“以前是骑车-乘地铁-骑车,现在宁愿一骑到底。”

“骑车上班能减少路上人与人之间的密集接触,挺好。”

复工趋势下,巨大的通勤人群让单车骑行量激增。随着温度转暖,这个趋势可能会进一步提升。

但共享出行企业哈啰出行,这时却遇到了一个棘手的难题。

2月21日下午,哈啰出行成本审核专员杜业蓉收到公司发出的“自愿报名支援生产线”的征集令:征集一批员工紧急去杭州工厂,支援单车智能锁生产。

久坐办公室的她这才知道,每年春季,公司会推出“春晓”行动:在市场上投放一些新车以满足春季用户增长的骑行需求。新车投放计划需要生产端的支撑。而今年因为一场疫情,上游的生产型企业因为招工难,生产计划完全被打乱了。

一场单车智能锁的保卫战

为了帮助公司和上游企业共度难关,杜业蓉毫不犹豫地报了名。

“报名后公司对我们进行了紧急培训,包括如何帮工厂搜罗招聘渠道,介绍各地复工政策,以及在信息化、员工培训方面分享哈啰的经验。办了入杭的健康码、通行码、个人出行轨迹及健康承诺书等,我们就出发了。”

到了杭州工厂后,杜业蓉才发现生产线的工作比想象中困难很多。“车间里产线的员工寥寥无几。大多数工人还没回来。于是我们决定亲自上流水线,进行智能锁功能检测。”

一连四五天,哈啰派出的这批支援小分队在各自的工厂里干劲十足。

就在杜业蓉和伙伴们帮助工厂复工的同时,两轮产业链上还有数百家中小企业都或多或少面临着类似的问题:由于很多工人来自安徽、湖北、广西等内陆省份,受疫情影响,一些地区封城封村严重。因为招工难,一些工厂员工到岗率不足10%。因为人员到岗不足,连一条流水线都不能铺满。由于用工紧缺,用工单价也相应上涨。以广东为例,“小时工”用工单价也由20元/小时上升到23至25元/小时。

招工难的另一面是很多企业担心疫情影响导致订单流失:恢复生产线需要提高成本,稍有失误就会产生亏损。

不过,随着哈啰出行“产业伙伴援助计划”的陆续落地,上游工厂正逐渐恢复正常运转:一些工厂在得到稳定订单后有序复产,一些企业拿到了用工补贴;还有些工厂化危为机,有了新的发展空间。

华南某OEM智能锁厂负责人周先生坦言,目前正投入资金,逆势兴建二期工厂以承接更多来自哈啰的订单。“哈啰出行给了我们这些生产制造型企业很大的信心。合作这两年来,哈啰的共赢共荣的产业理念让我们在方向上更加聚焦;无论是在产品工艺水平、精益生产,还是在团队建设方面,他们给我们的帮助非常大。”

除了两轮产业链外,其他产业链上的大中型企业都在行动,共同打响经济的保卫战。2月10日,阿里巴巴集团与蚂蚁金服集团推出六大方面20项特殊措施,帮助平台中小型企业降低运营成本应对疫情;中国联通也推出了18条互助计划,帮扶产业链合作伙伴与中小微企业复工复产;携程发布了中小旅游企业支持计划,对国内玩乐商家实施佣金100%全免,并启动5000万支持基金,承担退订订单中无法减损的资源方费用。

3月2日,多地披露了规模以上企业复工情况。据报道,截至2月28日,广东广州规模以上制造业企业复工率近99%,深圳全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开工率达94.51%;上海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复工率达94.5%;天津这一数字为87.5%。规模以上企业的高复工率对于带领中小企业自身步入正轨起到了稳定剂的作用。哈啰出行就是这样的一例。

新经济赋能,从复工到复兴

据哈啰出行供给经营管理中心总经理程亮透露,截至2019年底,哈啰出行覆盖上游供应商有近300家,分布在江苏、浙江、广东、福建、天津、河南等地区,每年拉动上游企业创造产值上百亿元,直接为上游创造超5万就业,间接为上游创造超20万就业。

这背后还体现着互联网企业赋能传统制造、不断打破定式的逻辑所在:以终端的用户需求为目标,改变传统产业单一线性的产—销逻辑,以用户思维改造传统产业,创造出新的解决方案。

以单车智能锁为例,上述接受哈啰援助的杭州OEM智能锁厂商从2017年开始与哈啰合作,从二代智能锁开始,目前已经迭代了4个版本至第五代智能锁,不断根据用户和运维人员的需求,优化产品性能。“哈啰的技术迭代在业内以速度快著称,同时自研占比高、研发介入比较深。”该锁厂负责人谷先生表示。

在共享单车出现前,国内自行车制造业市场已经成为边缘性的产业,产业规模连年下滑。共享单车这一新经济业态让传统的两轮制造业有了新的方向。除了智能车锁,共享单车企业还引入太阳能板、通信与定位模块、蓝牙模块、机电锁车装置等智能硬件,对传统制造业升级明显。

值得一提的,从2017、2018年摩拜和ofo的“橙黄大战”到今天,共享单车产业链上的企业,也经历了从激动、阵痛到理性繁荣阶段。

《2019年中国共享出行发展报告》显示,2018年由于ofo等企业投放量大幅缩减,导致自行车零配件销售收入减少了17.33%。2019年,在哈啰出行等企业的带动下,上游两轮制造业明显相对企稳,2019年我国自行车制造业主要产品中,两轮脚踏自行车完成产量1915.8万辆,同比减少6.2%;在效益方面,全国规模以上自行车制造企业营业收入242.2亿元,同比减少3.7%,下滑幅度显著收窄。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
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
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双创

放弃自主IPO,返利网转向借壳上市有救吗

2020-3-11 20:52:28

双创

终于,我们可以在天猫上买宜家了

2020-3-11 20:52:30

15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麦片紧张

    啦啦啦啦

  2. 发卡愉快

    挺不错的!

  3. 迷人有鱼

    超喜欢这里的

  4. 高山现实

    过来逛逛

  5. 虚拟向烤鸡

    我只是随便看看

  6. 裙子动人

    哈哈哈哈哈

  7. 发带明理

    可以的

  8. 玉米阳光

    厉害了

  9. 大门坚强

    6666

  10. 面包甜美

    666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