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景基金高层上演“宫心计”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据外媒报道,据知情人士爆料称,作为世界上最大科技投资基金——愿景基金(Vision Fund)的掌门人,拉吉夫·米斯拉(Rajeev Misra)曾为了获得首席执行官的职位而设置“桃色陷阱”,并付钱给中介机构抹黑竞争对手。不过,米斯拉的发言人回怒,称他根本没有策划过这样的阴谋。

对米斯拉来说,这堪称是其职业生涯中的政变。2017年,这位曾在华尔街打拼多年的前银行家被任命负责掌管有史以来最强大的投资机器。不过,米斯拉成为日本软银集团旗下持资1000亿美元远景基金掌门人与传统高管升职的故事截然不同。从某种程度上说,他的成功是通过对软银内部两个主要竞争对手进行抹黑和陷害而实现的。

据知情人士爆料以及外媒查阅的文件显示,米斯拉采取的策略包括散布有关其竞争对手的负面新闻,编造股东运动以向软银施压迫使母公司解雇他们,甚至试图引诱竞争对手落入性勒索的“桃色陷阱”。

对米斯拉来说,成为软银创始人、日本亿万富翁孙正义(Masayoshi Son)的左膀右臂绝对是个可遇而不可求的机会。他将帮助孙正义在科技界投资数百亿美元,为打车巨头Uber、办公空间共享创企WeWork等雄心勃勃的初创公司提供资金。该基金将扩大软银本已巨大的足迹,其旗下包括电信帝国、微芯片设计商和机器人制造商。

米斯拉针对的目标是尼基什·阿罗拉(Nikesh Arora)和阿洛克·萨马(Alok Sama)。阿罗拉曾是孙正义首席执行官的理想继承人,而阿罗拉的副手萨马后来在大型交易中频频与孙正义密切合作。阿罗拉于2016年离开软银,萨马于去年4月离职。

米斯拉的发言人说,“这些指控都是陈词滥调,其中包含许多被驳斥的谎言。米斯拉没有策划针对其前同事的任何阴谋。”不过,软银女发言人表示:“几年来,我们调查过针对软银集团和某些前员工的造假运动,试图找出幕后黑手。软银将对最近媒体做出的推论进行评估。”

据了解米斯拉过去的人说,为了执行上述计划,米斯拉与一名曾与私人侦探兼电脑黑客有密切联系的意大利商人合作。根据米斯拉发送给熟悉付款指令的人士的电子邮件显示,2015年初,米斯拉向这位名叫亚历山德罗·贝内代蒂(Alessandro BeneDetti)的商人支付了50万美元。几名知情人士表示,米斯拉或贝内代蒂曾告诉同事,事后还有数百万美元酬金。

米斯拉的发言人说,他从未支付过任何类似费用,并表示这50万美元仅用于石油投资。据知情人士说,现在令贝内代蒂感到不安的是,尽管他曾被承诺过,但却没有拿到补偿。他们说,贝内代蒂预计米斯拉会任命他为伦敦远景基金的高级管理人员,但最终却未能实现。

长期以来,软银批评阿罗拉和萨马背后的原因一直不明朗。公开的股东信件呼吁该公司调查这两人的商业交易。记者们收到了他们私人银行记录的截图。对这两名高管的投诉已提交给美国和印度金融监管机构。但两人都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

美国媒体曾在2017年5月报道了针对这些人的行动。大约一年后,有知情人士披露了贝内代蒂的参与。据说,软银已指示Searman&Sterling LLP律师事务所领导对这些事件进行调查,包括贝内代蒂与软银内部人士之间可能存在的联系。软银在2019年结束了调查,但没有弄清事情的真相。

与此同时,2018年初,一家为米斯拉在软银的团队工作的律师事务所Paul, Weiss, Rifkind, Wharton & Garrison LLP聘请了一名私家侦探,这名侦探后来向记者透露,这场抹黑行动很可能是软银投资的一家公司所为。媒体和记者无法证实这一点,因此最后不了了之。

这一说法是基于对熟悉抹黑活动的人士的采访所得,其中包括与米斯拉或贝内代蒂关系密切的人士,以及显示米斯拉提供信息和资金的文件。贝内代蒂拒绝置评。两年前,他的律师说,贝内代蒂否认“委托或参与”针对软银高管的“任何行动”。阿罗拉和萨马拒绝置评。

这场行动形成于2015年1月,当时曾在德意志银行和瑞银集团担任高级银行家的米斯拉,刚刚进入软银工作了几个月。孙正义聘请他帮助解决软银的财务问题。孙正义还从谷歌以高薪挖来阿罗拉,并赋予他重任。米斯拉和阿罗拉经常发生摩擦。阿罗拉住在旧金山,往返于东京,他的工作风格直接而粗暴,而且他很快就巩固了权力,这让长期掌权的日本高管感到不安。

米斯拉在伦敦软银分部控制的美国无线运营商Sprint的运作,远离核心决策层。阿罗拉反对投资一家印度娱乐公司,而这却是米斯拉首批支持的交易之一。

知情人士说,一位名叫Bertrand des Pallieres的法国银行家介绍了米斯拉和贝内代蒂认识。据悉,米斯拉和贝内代蒂于2015年初在伦敦会面,贝内代蒂很快同意参与削弱阿罗拉在软银地位的努力。贝内代蒂给了米斯拉一部特殊手机,可以用来拨打有关该计划的电话,两人有时会在伦敦的宝格丽酒店(Bulgari Hotel)会面。

据知情人士透露,贝内代蒂将如何获得酬金仍不明确,但该计划显示,如果阿罗拉被刷掉,他将从米斯拉在软银的胜利中分得一杯羹,并可能被任命为该公司的高管。媒体查阅的文件显示,2015年4月,米斯拉从他的渣打银行账户向贝内代蒂控制的英属维尔京群岛公司汇了50万美元。熟悉这笔交易的人士表示,这笔交易是为了支付抹黑行动的初始费用。

知情人士说,当月,贝内代蒂派了一个团队去东京设置所谓的“桃色陷阱”,即派出一名或多名女性引诱阿罗拉到装有摄像头的酒店房间,试图拍下“证据”。不过任务最终失败了,阿罗拉没有上当。

据电子邮件和知情人士透露,大约在那个时候,贝内代蒂聘请了私人情报公司K2 Intelligence LLC对阿罗拉和萨马进行调查,并将调查结果发给媒体。他还招募了瑞士私人侦探尼古拉斯·詹纳科普洛斯(Nicolas

Giannakopoulos)参与这场行动。据悉,詹纳科普洛斯向记者分发了阿罗拉和萨马私人银行记录和电子邮件的截图。詹纳科普洛斯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K2 Intelligence LLC聘请了伦敦公关公司Powerscourt Group,试图将其调查结果和贝内代蒂提供的信息发布到媒体上。侦探们经常用代号“韦斯特先生”来称呼阿罗拉。

2015年9月,化名尼科(Nico)的詹纳科普洛斯联系了一名自由撰稿人,就阿罗拉参与的一笔陷入困境的电信交易进行了报道。记者马克·霍林斯沃斯(Mark Hollingsworth)向英国《独立报》报道了此事。一封关于这一安排的电子邮件暗示,如果报道发表,记者将获得相应报酬。

当时参与行动的K2员工大卫·罗伯逊(David Robertson)在给几个人的电子邮件中写道:“《独立报》不是一份高质量的报纸,所以我只要求尼科提供成功费用。”《独立报》在2015年10月发表了这篇文章。霍林斯沃斯说,他收到酬金的说法“完全错误”。《独立报》发言人说,它希望记者遵守“所有适用的贿赂和腐败法律”。

K2的一位女发言人说,该公司不讨论客户或客户事务。Powerscourt的首席执行官也说了同样的话。

知情人士说,在软银,这篇文章和其他调查结果大多被视为噪音。到了2015年11月,贝内代蒂开始尝试一种新策略:发起股东运动。电子邮件显示,他要求Susman Godfrey LLP律师事务所代表他作为投资者对软银、阿罗拉和其他人提出索赔。这家律师事务所拒绝接受这份工作,贝内代蒂随后去找了Boies Schiller Flexner LLP律师事务所。据知情人士透露,贝内代蒂安排詹纳科普洛斯在名义上成为这些索赔背后的股东,但他仍密切参与其中。

2016年1月,Boies Schiller Flexner LLP的律师发出公开信,质疑阿罗拉对印度初创企业的投资,并要求对所谓的利益冲突进行调查。信中说,阿罗拉“过去的行为也表明,他愿意将个人利益(以及合作伙伴的利益)置于聘用他担任高管的公司利益之上。”

2016年全年,这家律所和一家接替他们的律师事务所陆续发出了更多信件,促使软银董事会对阿罗拉展开调查,调查发现这些指控都是虚假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批评信件也开始集中在萨马身上。2016年6月,阿罗拉从软银辞职。他说,他是在孙正义选择不放弃首席执行官职位后做出这一决定的。知情人士说,孙正义和阿罗拉在投资问题上已经开始产生分歧。

据知情人士当时透露,贝内代蒂认为辞职证明了他的战略是正确的,并希望米斯拉能通过削减交易和提供工作来回报他。当米斯拉指出萨马是他掌权道路上的另一个障碍时,贝内代蒂感到沮丧。萨马的知名度在2016年7月上升,当时他帮助孙正义谈判以243亿英镑收购ARM Holdings。

2016年年中,在阿罗拉辞职前不久,米斯拉几乎已经放弃,并计划离开软银。然后,关于计划中的愿景基金投资倡议的讨论开始升温。当软银在2016年10月公布该基金时,米斯拉站在了风口浪尖,他被任命为监督该项目的人。事实证明,萨马的确是一个障碍,他质疑米斯拉向愿景基金增加债务的策略。詹纳科普洛斯重新行动起来,写了更多的信,其中一些信直接寄给了愿景基金的投资者。

此外,据知情人士透露,米斯拉要求印度的两名商人向政府监管机构提交一份关于萨马的投诉。此前有媒体报道称,投资者在2017年春季与软银讨论向愿景基金投入资金时,对萨马提出了质疑,一度阻止萨马进一步参与愿景基金的工作。在米斯拉的指导下,愿景基金很快就开出大量高额支票,向人工智能、交通、房地产和医疗保健领域的数十家初创公司投资5亿至30亿美元。

米斯拉试图打开一扇门,可能会让贝内代蒂达成交易或找到工作。在2017年6月的一封电子邮件中,米斯拉把贝内代蒂介绍给了迈克尔·克莱因(Michael Klein),后者曾是花旗集团(Citigroup)的银行家,在欧洲和中东拥有丰富的关系网。米斯拉很快就会聘请克莱恩为软银收购Uber股票和其他潜在交易提供咨询,最终向他支付了600万美元的费用。米斯拉写道:“迈克尔期待着明天见到你。我想把你介绍给贝内代蒂作为合作伙伴。”

据知情人士透露,米斯拉后来敦促克莱恩聘请贝内代蒂代表他的公司M.Klein&Co.在欧洲工作。2017年11月,他们三人在苏黎世Baur au Lac酒店会面。次年秋天,贝内代蒂向克莱恩推销了一系列电信收购交易,他还请克莱恩向他的儿子提供商业联系和建议。但克莱恩的一位女发言人说:“M.Klein&Co.从未与贝内代蒂有过任何商业关系或财务往来。”

贝内代蒂觉得自己受到了亏待。近几个月来,他与米斯拉的关系恶化。这位意大利商人的同事说,他告诉他们,他录下了与米斯拉的谈话,其中详细说明了他帮助其削弱软银竞争对手的计划。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
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
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人已充电
双创

国产职场剧吐槽大会

2020-2-28 21:08:22

双创

疫情之下隐蔽的企业生死局:从“好与差”到“生与死”

2020-2-28 21:08:2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