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天,疫情「围困」湖北创投

这样的状况是始料未及的。

我们这个月工资还没发。”武汉当地一家PE机构表示,由于各地都处于封闭状态,他们无法进去位于武汉东湖高新区的办公楼,拿不到保险箱里的工商优盾,发放工资也被延迟了。

疫情之下,湖北的创投机构们史无前例地慢了下来。“本来我们年后约好了一家信托,要进行募资路演,现在只能等着,看疫情的拐点什么时候来。”武汉一家创投表示。

相比机构本身,被投企业的生存状况更令人担忧。湖北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会长、湖北高投集团总经理黎苑楚感慨:“这些中小企业已经挺了很久了,他们压力比较大,下一步我们要帮着他们化解难题。

过去的29天里,武汉这座庞大的城市机器倏然间被按下了暂停键。在相对静止间,各个细密的齿轮还在艰难地咬合工作,而身处湖北的创投机构,就是这些齿轮的一部分。投资界(ID:pedaily2012)辗转采访了武汉多家创投机构,记录了疫情下的这一个月里他们的生存境况。

一家湖北创投的42天:

武汉办公室回不去,即将打款的投资停了

正常情况下,晟道投资的CEO薛宇宁应该每周往返一次武汉办公室。现在,他却已经42天没有回去,每天在北京的家中线上办公,武汉同事这个月的工资还未发放。

疫区中心武汉,如今仍处于封闭状态,高铁、航空、地铁、公交、轮渡全部停止。晟道投资位于武汉东湖高新区的办公大楼一片萧索,由于规定还未复工,进不去,“我们的工商优盾都锁在武汉办公大楼的保险箱里,以前确实没有想到这会有这样的情况。我们在看能不能找个时间请当地同事步行去一趟办公室,帮大家发一下工资。” 薛宇宁说。

9天,疫情「围困」湖北创投"

图为武汉武昌区某街道,由文中被访者提供

不过,延迟发放薪水并不是最棘手的问题。薛宇宁告诉投资界:“疫情给我们最大的影响是时间,比如原本半年要close的项目,现在得至少拖到9个月甚至1年。短期来讲,很多事情都会延后,尤其是涉及到湖北当地的项目。还有就是武汉全都不上班,需要盖章办手续的工作很麻烦。”

纵观湖北的GP们,交通阻断、人员限制导致投资机构不能按期开工,年前预定的尽调不能开展、企业走访不能落实,重大项目会商难以通过网络进行,对全年投资、出资进度的推进都带来一定迟滞效应。而被投企业因为各种原因,导致延迟开工而带来存货增加、订单延迟、效益下降等困难,会影响这些企业的营收和利润,对未来的融资会带来一定的不确定性。

年前,晟道投资的一个被投企业拿到了湖北咸宁一支基金的再投资,但如今湖北各地都在管控之中,项目的推进有了不可抗力的困难——“原本预计2月底到账,现在看起来是遥遥无期了。”

天风天睿的副总经理陈实也还留在北京,他本该早早开工去武汉,通常一年中超过4成的时间他都在武汉度过,今年却不同了。“武汉是疫情最严重的,我们的办公室刚好就在方舱医院旁边,现在只能是等。”

眼下,湖北的创投同行们正被这一股巨大的不确定性包围着。而随着时间的推进,一些投资经理开始变得不安——有的人半开工状态,也有人把投资工作停了,在家里做做研究。

募资搁置,IPO受阻

劝告外地LP,“先不要过来尽调了”

疫情打乱了一切。很多原本在进行中的工作被迫推迟或者搁置,比如募资。

“本来我们和一家信托公司约好了,春节后做新一轮的路演,现在只能看疫情拐点什么时候到来,再重新启动。”陈实介绍,天风天睿新的募资计划本已提上日程,如今看来只好暂且搁置。

9天,疫情「围困」湖北创投"

图为武汉武昌区大东门区域,文中被访者提供

湖北高投的基金募资也受疫情影响放缓了。“我们本来在做一个境外LP落地的试点,去年年底约好了开年动工,这些基金眼看就要在湖北落地了。但现在要过来尽调肯定有风险,我们也说不要过来了。”黎苑楚说。

科华银赛总经理岳蓉介绍,受经济大环境和资本市场的影响,去年开始湖北的投资机构融、投、退就已有下行趋势,这次受疫情影响,估计上半年将处于停滞和半停滞状态,投资机构主要做已投项目的管理和服务。

“我们刚募完一个青年双创基金,正在投资期,这次疫情对我们的投资和拟投标的产生了重大影响,投资工作滞后了,而且需要对拟投标的重新进行评估。”岳蓉说。

在退出方面,企业IPO的进程也渐渐变得不明朗。年前,湖北高投、湖北省级股权引导基金正在组织省内GP进行一轮项目梳理,想把湖北地区所有GP过去投资的好项目筛选一遍,优中选优,把有可能通过科创板、创业板IPO的上市合备项目重点培育。黎苑楚笑道:“现在工作进度都受到影响了,再等等。”

“现在最担心的还是被投企业”

“疫情是短期现象,对以5-10年为周期的投资基金来说不算什么。”在采访中,湖北创投机构们坦承,疫情对投资机构影响并不那么急迫,咬一咬牙,各项工作下半年可以再追回来。

他们的隐忧全都指向了一处,“我们现在最担心的还是被投企业。”多家湖北当地的创投机构都发出这样的担忧。

黎苑楚一阵感慨:“被投企业、这些中小企业已经挺了很久了,他们压力比较大,下一步我们要帮着他们化解难题。”

薛宇宁深有同感,他觉得投资机构本身受疫情的影响都是暂时的,总有各种各样的应对方式。“凡是经历过周期的投资人都不会太焦虑,疫情只是短期的事情,我最担心被投企业有没有足够的现金流能挺过去。”

武汉当地一家产业基金更系统地介绍了中小企业面临的困境:第一,交通阻断带来的复工推迟,有可能导致订单违约;第二,延迟开工,甚至部分工人流失导致的生产原料及产业链梗阻,带来运营困难和预期利润的下降,甚至会导致企业的债务违约风险;最后,此次疫病让医疗卫生和网络通讯行业处于格外亮眼的地位,客观上会让传统行业的企业面临更大的融资压力,机构对传统行业的融资需求必将开出更高的条件

湖北高投、湖北省级股权引导基金在做今年的工作方案,第一条就是要促进子基金和被投企业的沟通互助,“过去第一条都是要发新基金,但今年要解决的首要问题变了,最紧迫的是要看现在手里的钱,能不能在湖北找一些好的企业投出去,抓紧投。”

“但这是有条件的,还是那句话,优中选优。”黎苑楚强调:“说实话,银行和投资机构有责任加大扶持力度,但能帮上忙的毕竟还是少数,不可能每家企业遇到了问题,我们就把账上的钱投给它,只能是优中选优。”

湖北创投呼声:

外地LP们别对武汉失去信心

湖北创投势力,是中国创投版图上一支不可或缺的力量。清科研究中心报告显示,湖北省2019年投资案例数量位列各省市的第8名。

9天,疫情「围困」湖北创投"

湖北省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湖北基协)秘书长周茜向投资界透露,目前湖北省持牌的创投机构有200多家,其中不乏知名机构的湖北分支机构,拥有政府引导基金、产业基金及省内民营集团背景的机构也占了大多数,从基金背景支撑来看,总体还算稳定。

而眼下,全省内基金行业要先集中力量解决这几个问题:“首先是所有从业人员复工时面临的健康问题及延期复工前后的薪酬保障制度;其次,被投企业尤其是湖北的企业因为停工而面临的困境;第三,目前整个湖北省倾注了大量财政力度支撑度过疫情,在基本问题解决之前,无论是引导基金、产业基金亦或是已有GP或LP的资金支持层面,都可能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第四就是信心,尤其是外省、海外投资机构对于湖北省的信心。”

在周茜看来,能不能重新树立外界对于武汉的信心至关重要。“当武汉被放在疫情的放大镜之下,问题暴露的更快,解决的力度和速度也可能更快,关注度会促使整个行业加速改善。肃清之时,也可能会是抄底的最佳时机。” 她觉得,武汉的光电子信息、汽车及零部件、生物医药及医疗器械和绿色环保等领域都是世界级的产业集群,“这个城市让人看到很多机会。”

2020年,中国创投行业又将迎来一个退出的高峰期,这时期往往会触发非常多的退出条款。周茜提醒:“疫情突发,企业停工,原来拟定在今年或者明年对赌了一些退出条款的企业,可能会受到比较大的冲击。而相对应的,很多GP也需要对LP的投资交出答卷,面对疫情这只‘黑天鹅’,我们希望能看到更理性的解决方式。”

目前,湖北省基协正在向中基协和省政府争取更多的政策支持。周茜说:“无论是登记备案、抗疫类基金及相关企业的发展和接下来全省基金行业要发展时可能面对的问题及其难度,都需要被‘看见’,我们庆幸已经看到了相关的政策扶持正在陆续出台,也希望发出更大的声音,被‘听见’。”

值得记录的是,疫情发生后,一个多月来,几乎所有投资机构都在驰援湖北,湖北当地创投机构也投入其中,很多投资经理自发成为志愿者。周茜给出几组数字,目前,全基金行业向湖北捐赠2.63亿元,被投生态链企业捐赠9.17亿元,在投抗议疫类项目46个,在投金额170.46亿元。

守望相助,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疫情总会过去的。

【本文为
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
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IT手机资讯系信息发布平台,IT手机资讯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