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两代观念冲突下的湖北村落图鉴

春节返乡潮,是这场灾难的伊始。

武汉虽然是这场灾难的中心地段,但伴着春节返乡潮的开始,更多的务工人员从武汉回流到周边村镇。

但是相比于疫情下沉的无奈,农村中对疫情的漠视更令人惶恐不安。

当微博上曝出河南村镇硬核“封村”之后,猎云网把目光聚焦到了武汉周边的村镇。在离中心疫区汉口300公里左右的村镇里,有“家里有返乡人员,请勿走访”的硬核警告牌,也有和父母据理力争失败后无奈的眼泪,还有漠视疫情聚众打麻将的僵化思想。

这场战役的硝烟,从武汉蔓延到了周边农村,也成为两辈人之间一触即发的矛盾点。

偏远小镇的“严防”

金楚的老家在湖北襄阳的一个小县城。

从腊月三十那天开始,每天上午十点和下午四点之前,她都要给社区的工作人员上报当日的体温,并告知自己的身体情况,这是她作为从武汉回来人员的“优待”。

在疫情爆发之后,社区的工作人员挨家挨户敲门,把外地返乡的人员逐一登记,金楚被建议居家隔离,家门上也被居委会挂着“家里有返乡人员,请勿走访”的警告牌。除了武汉,湖北省内的其它城市同样被恐慌笼罩。

金楚让爸爸去买点口罩和75度的医用酒精,连跑了3家药店都被告知售罄,这些平时在小县城卖不动的商品,如今成为了“硬通货”。

疫情爆发的前几日,金楚不停地刷手机上的创伤性信息,大量信息流的冲击、不断上升的确诊和疑似病例让二十多岁的金楚一度陷入了应激状态,出现了头昏恶心、心脏难受、入睡困难等生理不适。在朋友的安慰和鼓励下,她才逐渐好了起来。

金楚的父母打算去隔壁县城金楚的外公外婆家看看老俩口的情况,却发现唯一能连接两座城市的桥,也被封了。路上车不多,人更是寥寥,“不聚餐,不串门”的红色横幅在这座小城市清冷的街道显得格外显眼。

社区的工作人员拿着喇叭,开到最大音量,播放着疫情最新的确诊人数,以此来警醒小镇的人们。网上的那些“劝返点”,也出现在县城的街头巷尾。

“我没想到我们县城对于疫情的宣传工作能这么快的铺开,家里的长辈也从这些动作中意识到了疫情的严重性”金楚告诉猎云网,她爸妈从一开始的不以为意,到现在会主动的问她疫情的最新消息,“每一个社区打给我的电话也在提醒着他们,这样挺好,现在路上基本上没什么人活动。”

从18回家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余天,金楚的观察期也快结束了,她的心态也随着疫情的明了稳定了许多。截至目前(1月28日24时),襄阳市累计确诊病例131例,均在定点医疗机构接受隔离治疗,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1101人,尚在接受医学观察1101人。

公共交通停运、必要路段封堵、挨家挨户宣传……这是小城市的硬核处理方式,金楚希望湖北能早日“解封”,她告诉猎云网:“2020明明才才刚刚开始,却像过了一个世纪。

形同虚设的“封路”

村口的喇叭不停的播报着,“春节过年不要走亲访友,不串门、不拜年……”。村长的车从村头绕到了村尾,带着移动喇叭提示村民如何预防新型冠状病毒。

马路边上稀稀落落的村民,继续晒着许久未见的太阳,互相攀谈这次疫情有多么严重,然后甩了甩手,吆喝着进屋打麻将。

这是距离汉口不到300公里的荆州农村一幕。

在这里,早早就牵上了网线,一部分农村人开始通过网络了解疫情最新的消息,然后分享给那些还在使用老年机或者不怎么上网人。还有一部分从外面归乡的年轻人,拿着手机和父母据理力争,不能出门走亲戚。

除夕那晚似乎成了这个村庄的分界线,年轻人与老年人的矛盾似乎一触即发。

大年初一晚间,荆州“封城”的消息甚嚣尘上,村干部也开始组织封锁了进村的两个路口,用两辆车横在路口,但这两辆车时不时的会分开,为走亲访友的村民让路。

“其实村里面的人都知道,很多小路绕一绕就可以出村,更何况,只要是认识的人,都会给让路。”在邻村走亲戚的王宇听到封村的消息,就开车赶回来,到被封的路口,下车打了个招呼,就把车开回来了。

小丽知道封村的消息后,赶紧跑去劝自己的父母第二天不要让亲戚过来家里拜年了。还没说上几句,小丽就和父母吵了起来。“我爸妈他们就是不听我的劝,在我阻止的时候直接吼我,冲我翻白眼。”小丽带着哭腔说到,“我妈说,来的都是屋里几个人,怎么可能会感染。”

即使是据理力争,小丽最终也没能阻止这次家庭聚会。她表示,初二那天家里面前前后后来了将近12个人,本来就感冒的她,现在害怕到白天吃不下饭,晚上两点钟惊醒后再也睡不着,总感觉自己被感染了。

当有朋友提及到村里面有疑似病例后,小丽表示,村里面没有把这消息公布出来,知道的人很少。她打算把这个消息告诉他父母,阻止他父母到别的亲戚家聚会。但是能不能阻止,小丽心里面也没有底。

“天天把网上不停增长的确诊病例数告诉他们,他们也根本不在乎,就觉得自己的亲戚肯定不会感染的,真不知道这种自信从哪里来。”

强制退回的车票和麻将桌上的口罩

在同一个村庄里,和小丽同龄的刘梅倒是没有这样的苦恼,刘梅是从武汉回来的一名普通务工人员,“我父母还是比较明事理的,他们通过网络了解到了疫情的严重性。”刘梅表示,自己从武汉回来后,就一直待在家里,家人们也和她一起待在家里。这个春节,家里没有吃团年宴,也没有拜年。

“村里面建了一个群,把我们从武汉回来的人拉了进去,每天都有提醒不要串门,还要上报体温。”刘梅对猎云网说道,村里面对他们还很重视,会给他们打电话了解情况,但问到具体隐私的部分,刘梅表示不太能接受,“连我在武汉住哪里,在哪个公司工作都得查。”

谈及什么时候回去工作,刘梅表示,“回武汉的票已经被强制退了,火车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开放,公司一直让等通知,也没有说延迟假期。”这个假期对于刘梅来说,过的实在很难受,自从被冠上从武汉回来的老乡称谓开始,她就知道,这个年,她们家只能待着四四方方的房子里。

除了刘梅之外,这个村了共有47人从武汉回乡,但被拉近“外地回乡群”的,只有43人。从武汉回乡的大部分都是年轻人和学生,大部分人表示,这个年除了门口的空地,自己哪儿都不好意思去,毕竟是从武汉回来,大家或多或少有点排斥。

猎云网了解到,村里面大部人从荆州出发的回程的票在“封城”之后陆陆续续被强制退了,在重庆开了一家外卖店的芸芸表示,初八回重庆的票没有被退,但是在网上看这辆车已经不经过荆州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重庆,店子让朋友在管,暂时虽然没有什么生意,但还是要回去啊。”

这个春节大家都在等待最疫情的最新消息,老人搬着小板凳坐在喇叭底下晒着太阳等着,年轻的人宅在家盯着手机不停的刷着,中年人在你推我攘下在牌桌上讨论着。

初四上午,村里面开始向村民发放免费口罩,一户人家两个口罩。一个身穿防护服的村民挨家挨户的发放口罩,“口罩这么薄一点,戴了跟没戴一样,但这是村里面表示对大家的关心,希望大家重视起来。”

发放口罩期间,还是有聚堆打麻将的村民,四个人全部没戴口罩,其中一个中年妇女时不时捂着嘴咳嗽,呛红了双脸,但是并没有人注意到,或者说没有人重视。

猎云网跟着发放口罩的村民原路绕回时发现,打麻将的四个人有两个带了口罩,还有一个把口罩给了身边正在打游戏的孩子,那个咳嗽的妇女继续捂着嘴咳嗽,没有戴口罩。

被连绵的阴雨笼罩下的荆州,这两天太阳时隐时现。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村口封路的车才会被撤去,也没有人告诉小丽该怎么样劝说自己思想固化的父母,更没有提醒那个咳嗽的妇女应该回家自我隔离。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
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
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人已充电
双创

无处安放的武汉游客

2020-2-3 0:05:58

双创

肺炎疫情防控背后,有多少“大数据”在支撑?

2020-2-3 0:06:0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