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本山弟子”抖音快手生存图鉴

大年初三,赵本山以辽宁民间艺术团(原本山传媒)的名义向武汉捐款1000万,支援武汉抗疫。很多网友评论:“白云:也bie(四声)都捐了。”

过去的春晚上,赵家班是流行语造梗机,是当年的潮流icon。赵本山的小品时代虽然过去了,但本山传媒依旧是保持了“正在进行时”,可谓遍地开花,能人辈出。

北京卫视春晚上,谢广坤苏大强两大作爹历史性同框演小品,为新的一年贡献了一波斗图;辽宁卫视春晚上,宋小宝沉迷直播、忽略老伴而引发的一系列误会和矛盾;《乡村爱情12》中,赵本山饰演王大拿为了卖狗,找了一个网红主播小爽来做直播。

辽宁民间艺术团旗下的艺人不仅活跃在各地方电视台,而且还有很多活跃在抖音、快手、火山、yy、虎牙等各大互联网平台的头部红人。

从横屏转战竖屏端,小沈龙在快手直播打赏榜上长期排名前列,刘老根-陈爽在火山长期霸榜第一,能能叔(刘能)在近期排名抖音明星爱DOU榜第12位。

据娱乐资本论粗略统计,在火山短视频平台上,账号为“刘老根-xxx”的艺人就有46位。在2019火山璀璨之夜盛典上,刘老根公会还获得十大巅峰合作机构第一名&最珍贵的公会,旗下主播刘老根-娜爷获得新型冠军,刘老根公会OW获得最具影响力人物。

有火山头部公会的负责人告诉娱乐资本论,刘老根公会虽然人数很少,和很多主播上万的公会在规模上没法比,但是在吸金能力上并不弱于这些上万人的头部公会,“他们特别厉害,几乎都以一敌十,以一敌百。”

从喜剧的层面讲,本山传媒是业内不可忽略的一支强劲力量,从MCN和公会角度看,刘老根公会是从yy时代辉煌至今的特殊存在。

不同于很多素人网红,他们从开始就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以及过去二人转或剧场演出的基础与经验,这些都让他们在短视频和直播时代的转型,显得如鱼得水,获得了商业上的巨大成功。

虽然这个假期大家都在家过得不容易,但在自我隔离两周的无聊时间里,还是怀念能在电视上看到赵本山的日子。

勇猛依旧赵家军

今年1月,小沈龙杠上了辛巴。

据说,是小沈龙在直播间不服辛巴“快手首富”的名号,拿10亿打赌带货或者是供应链的实力。第一阶段的PK是辛巴在直播间给自己粉丝发了500万红包,而小沈龙则联合赞助商为大凉山儿童捐赠价值500多万的衣物。

小沈龙90年出生于黑龙江大庆,早年间曾靠模仿师兄小沈阳成名,后来被赵本山看中收为第65位弟子。在《笑傲江湖》《欢乐喜剧人第五季》中表现突出,以脱口秀的喜剧形式被大众熟知。

他来到快手之后,4个月涨粉1000万。目前,小沈龙抖音粉丝1356万,快手粉丝1753万,合计3109万粉丝,抖音快手的合计粉丝数超越了师哥小沈阳和师姐丫蛋。

此外,他还长期占据抖音明星爱DOU榜前十名,超越很多一线明星;根据小葫芦统计的快手直播礼物打赏收入,小沈龙以月均收入300万+排名非常靠前;据他1月4日在快手内部创作者闭门会上的发言称,现在他每场卖货直播平均观看人数在10万左右,销售额在2000万左右。

可以说,小沈龙不仅是赵家班,也是所有明星网红中,发展比较全面的一个。抖音快手两大平台几乎齐头并进,短视频和直播两手抓,短视频做内容和品牌,直播做人气和粘性,在盈利上,一方面是明星光环下的老铁们的积极打赏,另一方面是对标辛巴的选品带货和售后服务能力。

“凡是在我直播间买到不管任何商品,只要你不满意,你就退款,然后私信我一下,我先把邮费给你发过去,然后你退款后,快手会自动把钱返给你,需要几个工作日,你放心,这个钱都在快手后台压着,20天内你想退随时能退。”小沈龙在9月还专门录了小视频来讲解关于售后问题,并表示所有电商和他合作“必须交2万块退货物流保证金,否则直接拉黑,小屠龙不是开玩笑的,”

可能是年龄小,也可能是拜师晚,小沈龙并没有搭上师傅赵本山带小沈阳、丫蛋、宋小宝的顺风车,也没有搭上《乡村爱情》这棵常青树,更多地有些自力更生、自己要“争口气”的意味在。

所以小沈龙不得不面对的就是名气没有师兄师姐们高,商演和演出也没有别人多的现实,从这个角度说,他做短视频和直播是偶然也是必然。

从短视频内容上看,小沈龙显得用心且勤奋,几乎所有的内容都是专门为短视频策划和制作的,先后推出“神仙学院”“冒牌天师”“七分熟”等多个剧情系列,以及沈龙课堂、沈龙脱口秀等形式,其中不乏横屏化、大片化的尝试,在片头能看到美术置景、摄影指导、动作指导等,甚至可以做到媲美网大的程度。

但是纵观小沈龙的喜剧短视频,整体仍然没有跳脱出师哥大鹏此前《屌丝男士》的基本范畴,运用的搞笑方式和喜剧思路还是在《屌丝男士》的框架内,创新性并没能达到让人眼前一亮的水准。

小沈龙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目前似乎有意将重心向电商方面调整。

坊间有传言称散打公会此前要花5000万签约小沈龙,把小沈龙捧成第二个祁天道,帮他实现粉丝2000-3000万。而小沈龙的确和散打进行过合作,在此前828靠谱好货节双方合作获得带货第一名,20分钟突破1000万,总成绩80万单。

据说小沈龙自己也在直播间说过,已经不在本山传媒了,但和赵本山仍旧是师徒关系,球球连麦散打的时候也表示过“不管怎么样还是一家人”。现在在小沈龙的微博,依旧能看到看到他当年单膝跪地拜师赵本山的照片。

除了小沈龙,赵家班中在短视频和直播方面最厉害的还要数小沈阳和丫蛋,毕竟是春晚出来的国民喜剧明星,知名度和影响力仍然摆在那,才艺方面也非常过硬,不过两个人相比小沈龙那种明显地“想出头”,显得比较佛系,两个人都把重点放在了音乐而不是喜剧上。

先说小沈阳,仍旧是本山传媒知名度、影响力和商业价值最高的艺人,多年积累下来的影视和音乐作品,以及本身喜剧艺人的属性和呈现,还是令他收获抖音1881万粉丝,快手916万粉丝。小沈阳光在快手上音乐一栏的作品就有32个,过去的积累还是能看到成绩。

从2019年8月起,小沈阳几乎每个月推出一首新歌,《相对》《其实我们心里都明白》《就当从没遇见你》都是这期间推出的新歌,他还经常发短视频拜托老铁们去QQ音乐帮他评论、顶榜。虽然偶尔有一些搞笑类型的、甚至情景化的视频,但看得出小沈阳并没有把这个作为一个重头戏来经营,投入的时间和精力也不算多。

丫蛋是本山传媒目前所有艺人中跨平台性做的最好的,不但抖音328万粉丝、快手628万粉丝,她的主阵地还在火山上,在火山有1000万粉丝,会经常在上面做直播,直播的内容也以唱歌、表演才艺为主,短视频也绝大多数是唱歌,而且非常喜欢使用各种道具,整体风格还是比较有趣的,很多评论也多是夸她唱得好、越来越漂亮之类。今年丫蛋在被赵本山徒弟小鹏飞求婚后,两个人合体出了新歌《爱的初心》。

丫蛋整体走的路线比较下沉,因为长相甜美、声音条件过硬,吸粉能力还是很强。

除了小沈阳和丫蛋,还有欢乐喜剧人三巨头:杨树林、程野、宋晓峰。这三个人过去代表辽宁民间艺术团也就是本山传媒,赵家班,出征过多次《欢乐喜剧人》,也因此积累下不少的人气。其中程野已经完全开始自制内容,接了包括京东年货节、醉萌西游等不少广告,已经实现了很好的商业化变现。

无论是抖音、快手还是火山,你都能在上面看到《乡村爱情》各主演在上面延续着他们的角色和定位,说着一口到位又逗乐的东北话,过着鸡飞狗跳又热气腾腾的日子。

你可以看到谢大脚@大脚婶儿和王云一起跳广场舞,可以看到谢广坤在线召开家庭会议、继续在村里不断找事、斗狗撵鸡,以及亚洲舞王尼古拉斯·赵四的更多舞蹈片段,甚至连“她扒拉我”的小胖子谢飞机也开了自己的抖音@谢飞机同学,生动记录了谢飞机是如何变成谢大炮的。

说到这,不难发现,本山传媒王牌之一的宋小宝在这次短视频和直播浪潮中是缺席的,主要还是因为宋小宝的身体原因,无法支撑高负荷的工作压力。所以过去一年,除了各电视台的春晚外,宋小宝几乎很少再露面,没有入局抖音快手也是“惜力”的有意为之。

事实上,很多快手头部网红都喜欢邀请本山传媒的知名艺人来自己的活动或直播间,会被认为“有排面”。比如赵四曾助阵散打哥活动,子娇爷做客仙洋传媒,丫蛋、田娃、小沈龙也都曾受邀参加二驴的驴家班活动等。

横跨五大平台的地表最强公会

“自己没能力就说没能力,还大环境,怎么你到哪,哪都大环境不好,你是破坏大环境的人啊。”

这是赵本山在《乡村爱情》里的一段台词,话糙理不糙,被很多人称“有道理”“有智慧”。

其实纵观本山传媒的发展曲线和路径,你会发现他们从来没有和时代脱节,他们总能迅速地捕捉和把握好当下最主流的媒介形式。

春晚时代,赵本山以“卖拐”“卖车”“昨天今天明天”“火炬手”等构建起早期的喜剧IP;

八点档电视剧时代,本山传媒又以《马大帅》《刘老根》《乡村爱情》等完成了一波东北文化的强势输出;网大兴起的阶段,本山传媒又以《山炮进城》系列、《奉天往事》系列,搭上了网大分账的顺风车;对于当前的全民直播、全民短视频时代,本山传媒也很早入局,在早年的快手、映客等直播小视频APP上,宋小宝、程野、刘小光、关婷娜以及一些还未成名的本山传媒旗下演员几乎霸占了这些直播小视频APP。

在众多地方电视台、微博、微信时代的MCN都面临新的转型时,本山传媒早已做的风生水起。出身草根并没有让他们错失时代发展的机遇,相反地,他们“步步赶得上”。又或者说,在看似“土气”的背后,他们一直牢牢把持着流行的方向盘。

事实上,早在2015年7月,本山传媒就成立了YY公会,以“刘老根公会YY1085”命名正式入驻YY。

当时YY的刷屏现象级主播文静就是刘老根公会的当家女主播和公认的一姐,文静在成为YY主播前曾是一名二人转演员,20岁在哈尔滨新闻电影院二人转剧场演出,21岁在吉林闫学晶二人转剧场演出,22岁正式进入本山传媒刘老根大舞台,成为赵本山的第42位弟子。

就在不久前的yy2019年度盛典上,文静还获得yy2019年度娱乐最佳户外主播亚军,“刘老根公会”获得娱乐年度1星白金公会。

除了yy,刘老根公会还涵盖抖音、快手、火山、虎牙四大平台,并公开持续招募主播。“现在有几个MCN或公会能做到横跨五大平台啊,牛逼!”一位业内人士说。

除了人才的吸纳和“抗打”,本山传媒还在公司层面为转型互联网做了很多准备和调整。

2017年4月,本山传媒变更营业范围,由原来的“东北二人转、喜剧小品、民间歌舞综合文艺表演,广告设计、制作、代理、发布,影视剧制作及发行,剧院,电影放映,经营演出及经纪业务”等。新添加了“第二类增值电信业务中的信息服务业务(仅限互联网信息服务);辽宁省内经营:互联网信息服务(不含新闻、出版、教育、医疗保健、药品和医疗器械、文化、广播电影电视节目、电子公告内容)。”

这次变更营业范围也被外界视作“赵家班”正式吹响了进军直播行业的号角。

2019年9月,本山传媒又改名为辽宁民间艺术团有限公司,似乎意在“去本山化”,淡化赵本山个人对公司的影响。本山传媒的股东分别是本山控股有限公司、赵本山及其妻子马立娟。其中,本山控股有限公司占股60%、赵本山和马立娟分别占19.6%、20.4%,马丽娟是疑似实际控制人,但最终受益人仍是赵本山和马丽娟夫妻二人,仍然是“自家产业”。

还有观点猜测,变更名称或许也和赵本山旗下弟子近年来多出负面新闻有关,意在减少负面消息对公司进而对其他艺人的影响。

此前,本山传媒的四大业务板块,分别是演出、影视制作、电视栏目、艺术教育。但在线下演艺市场的规模不断缩小,刘老根大舞台辉煌不再的情况下,不知道直播和短视频是否已经取代了演出,成为本山传媒的新业务支撑板块。

不过有一点比较复杂的是,本山传媒似乎既有经纪劳务关系,也有师徒关系。比如小沈阳的短视频和直播业务就不在刘老根公会,而是签在了另一家MCN机构「喵喵互娱」。不过目前似乎可以经纪约和短视频约分开处理的,即经纪约还在原来的公司,短视频或直播业务可以单独剥离出来签约。

因为一些传统的经纪公司并不能非常好地适应如今短视频和直播的发展,很多配套设施、供应链等跟不上,或者说没有那么专业,因此,也有一些经纪公司允许艺人将短视频和直播部分单独剥离出去,这种常见于淘宝直播的明星入淘。

从小品、电视剧、电影、网大、剧场,到直播、短视频,内容形式似乎从来不是本山传媒的桎梏,他们总是能很好地和时代走在一起,并没有想象中的巨大的“转型”困扰。

纵观目前喜剧市场中的四大组织:德云社、本山传媒、开心麻花、大碗娱乐,在目前已交的成绩单中,发展最为全面,以及在短视频和直播端做的最好的的确还是本山传媒。

不同于德云社绝大多数人还是要在师傅郭德纲的庇护下行事,本山传媒在这方面显得更有活力,很多艺人都有自己的内容小团队,操作起来更灵活、独立性更强。

商业成功下的内容停滞

“你不觉得东北话的感染性以及小品演员的语速和状态特别适合直播吗?而且本山传媒的艺人有群众基础,路人缘好,反应快,有“会来事”,既有国民度,又有硬绝活,同时还对人情世故如鱼得水,论业务能力是普通主播的plus版,他们真的太适合短视频和直播了。”有圈内大佬分析说。

如果说东北人天生有直播基因,那么本山传媒的艺人就更是其中的加强版。

刘老根公会旗下很多主播早年间都是二人转演员,如果你对二人转文化稍有了解,你就会知道这是一种从田间地头、群众舞台中摸爬滚打出来的艺术形式,除了唱歌唱戏丢手绢,劈叉下腰翻跟头也都不是问题,在技艺上很多二人转演员都有绝活傍身,很多都仅次于杂技演员。

同时这种从群众中生长出来的文化艺术,又具有极强的生命力和感染性,虽然近些年来二人转已经式微没落了,但这种源于生活、观察和调侃生活的本质没有变,换一个舞台和形式,依然可以成为流行,尤其对下沉市场人群具有极强的引领性。

如果线下剧场流量渐少,那么不妨通过流量更大的短视频平台,重新去触达观众,重新去争夺粉丝,过去的名气是一方面,但“弯道超车”的机会依然存在。

“我觉得每一个过气艺人都应该去做抖音快手,这是翻红的最好机会和最低成本。”一位MCN机构的负责人说。

同样的道理,对于本山传媒的很多艺人而言,他们具备了一定的基础和素养,不必非要是春晚、《乡村爱情》或者《欢乐喜剧人》,舞台就在自己手中,找到一个新的立足点,新的人设特长,就有逆风翻盘的机会和可能。就像著名主持人张丹丹说的那样,不存在转型,只是去到受众更多的地方。

抖音快手提供了一个历史性机遇,这不仅是短视频时代颠覆图文时代的机遇,也是移动互联网向更高层次发展的机遇,这种机遇期甚至不亚于20年前的城乡人口流动。

很多人将赵本山之所以成为赵本山,归结为语言艺术的胜利,只看到了那些搞笑的包袱和台词,没有看到赵本山小品里最高级的是对社会某些现象、群体的讽刺。语言只是外衣,讽刺才是内核。

赵本山最常用的,就是以自身的淳朴憨厚的农民形象去反衬很多阶层“包装精美”的虚伪,比如《红高粱模特队》里的穿的花里胡哨的服装设计师;《牛大叔提干》里那个“吃到胃下垂”的马经理,《拜年》里要承包鱼塘的“范乡长的小舅子”等。

所以那些年,赵本山扛起的东北喜剧大旗,从来不是语言的胜利,而是文化的胜利,是胜在对社会矛盾和现实的捕捉、反思、加工、演绎。

但可惜的是,赵本山的弟子们大多只学到了语言和技艺上的功夫,从思想上并没能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将东北喜剧带到一个新的高度。从这个角度讲,此后的东北喜剧,无论什么团体,在深刻性和社会性上来讲,都远不及赵本山时代,甚至大多有些“跑偏”。

“我觉得现在的春晚所有的语言类节目加一起,都没有以前赵本山咳嗽一声,有意思。”微博上有网友这样开玩笑说道。

就目前本山传媒旗下艺人的短视频内容现状来看,讽刺是彻底不见了,更多的是抖机灵和讨好,流于对日常的一种戏剧化处理,觉得似乎夸张+反差就能制造笑果,但这种对日常的戏谑往往由于观察不够深入、体会不够细腻,而显得肤浅和潦草,甚至很多只是将以往段子进行了视觉化的拍摄和呈现,未免太过偷懒和取巧。

行业内对喜剧也似乎陷入了一种僵化的模式里,好像网络化就很难指向更深刻的主题,好像时间短就不能进行更有力的表达。

而如今几乎所有短视频上的喜剧内容,可以说基本没有超出此前大鹏《屌丝男士》的范畴,即主要通过台词曲解和画面曲解形成反差,制造笑点。甚至在一些细节和巧思上,并没有做到比大鹏更好。

也许赵本山不应该成为中国喜剧的最高峰,这种现象的存在是中国喜剧的悲哀,也是所谓“娱乐至死”时代的悲哀,如果一个全民娱乐的时代,都不能诞生和造就真正的新时代喜剧大师,不能超越20年前一个农村没上过几天学的农民创作者,那就真的应了那句互联网上的黑话:“我不是特指谁,我是指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不要让商业上的成功掩盖了内容上的原地踏步。人民期待真正有特色、有时代共鸣的喜剧内容,这是本山传媒在短视频时代的历史任务,也是所有创作者的革命目标。

愿中国喜剧能真正做到“支棱起来”!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
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
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人已赞赏
双创

危情加速“线上中国”

2020-2-3 0:05:54

双创

「疫情」之下,远程办公风口来了?

2020-2-3 0:05:5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