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中间商的尴尬生意:黑车非法营运最大保护伞?

【猎云网北京】1月15日报道(文/种山)

自山西好车容易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好车容易”)创始人闫宝才于12月26日服药自杀,他在遗书中质问滴滴“拒绝新的合规运力公司加入,却让无证车辆随意注册营运,是否是真正打击的是政府的发放的合法牌照?是不是黑车非法营运最大的保护伞?”

随后,小桔车服总经理陈汀于30日发布公开信表示:“归根到底仍是我们的责任。”同时称针对合作伙伴的准入流程和规则,小桔车服将深刻反思,对不完善、不合理的地方逐一解决。

猎云网采访到好车容易公司老贾,据老贾反馈,陈汀一行已于30日当晚赶赴山西,并与闫宝才进行了一小时左右的面对面沟通,了解了好车容易的诉求以及当前网约车黑车盛行的情况。针对解决方案,陈汀表示将针对太原网约车市场进行调研,研究后给出具体方案。

1月3日,小桔车服再次发布公告称,将重新梳理和完善新司机准入流程,同时对已有司机师傅的租车买车情况进行调研核查,故暂停新司机注册审核7天。

太原1万合规运力滴滴却有3万运力?

2018年,好车容易正式在山西地区进入网约车市场,根据老贾提供的数据,太原市共有1万左右的车辆依法取得了《网络预约出租车运输证》,其中据老贾所知,曹操专车在太原拥有500~600张牌照,某本地网约车平台牌照约有500张,好车容易拥有300余张,剩下大概8000张都在其他汽车租赁公司手上。

但是从市场供给上来说,太原所有平台,尤其是滴滴平台保守估计营运网约车辆在3万台以上,这意味着太原市目前非法营运的车辆至少是合法车辆的两倍以上,而且多数为不符合网约车细则要求的车辆。

这让像好车容易这样拥有合法运力的租赁公司面临订单被非法运力所稀释的困境,这也让闫宝才不得以用生命发出呐喊:“利用大量的非法运营车辆垄断市场,给合法网约车设置不可逾越的障碍,不让这些合法车辆使用滴滴平台,等于给这些合法车辆判了死刑。”

老贾告诉猎云网,网约车相对于私家车年检频次更高,且8年强制报废,每年的营运保险成本是非营运保险的两倍,并且车辆根据太原市网约车监管平台的要求车辆安装了监管设备,车内外摄像头,行车记录仪等等,花费了高昂的设备费用和每年的服务费用。

但非法车辆的正常运营导致了大量有政府发放合法牌照的车辆无法接到足够的订单,也造成好车容易公司大量租赁客户退租,车辆无法上路营运,给合法司机及合法运力公司造成了极大的经营损失。

小桔车服也在声明中表示:“在合规问题上,我们一直在全力推进,确实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我们的原则是优先保障合规车辆和合规司机的利益,同时对合作租赁公司的资质和运营情况也有明确的标准和要求。”

但显然,滴滴的清退力度赶不上合法司机利益的滑坡,老贾表示,司机和公司最大的诉求一致,希望政府和平台能够兑现承诺,加大执法和清退力度,严厉打击不合规车辆,清退黑车,保障合规司机合规车辆正常运营。

但即便如此,作为网约车中间商的租赁公司而言,这个生意似乎没有那么容易。

激荡开幕的网约车下半场

都说蔚来的李斌是2019年最惨的人,造车新势力们在2019年,接连遭遇新能源补贴退坡、特斯拉在国内完成量产和交付、融资艰难、合资企业进场……内外压力之下,新能源汽车销量连续五个月下降。

而除了新能源汽车以外,汽车整车消费市场都是一片低迷。作为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中国2019年1-11月累计销量2311万辆,同比下降9.1%。

To C的销量下滑,让造车新势力们和汽车主机厂瞄准了网约车市场。

2019年,汽车主机厂相继推出出行平台,上汽集团“享道出行”、一汽集团“旗妙出行”、东风集团“东风出行”、长城汽车“欧拉出行”、广汽集团“如祺出行”、江淮汽车“和行约车”、长安、一汽、东风联合组建的“T3出行”……

同时,造车新势力也纷纷推出共享出行品牌,新特汽车的新电出行、小鹏汽车的有鹏出行都在网约车市场逐鹿中原。

网约车进入下半场后,平台公司也在2019年集中推出了“聚合模式”,高德、美团、携程、百度、哈罗都支持多个网约车平台同时发单。

几乎一夜之间,仅一个地区就有数十个小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参与进驻聚合平台。这让原本如临深渊的汽车租赁公司更多了一层压力。

在接受猎云网的采访中,老贾回忆道:“9.10月份聚合模式推出之后,明显感觉到了分流,司机收入急剧下降,原本不跑滴滴也可以挣到钱,但现在不行了,毕竟滴滴占据了9成的市场。”

但即便成为滴滴的CP合作商,如今随着滴滴市场占有率越来越大,滴滴的话语权也越来越大。

进入2019年以来,滴滴正式推出网约车开放平台,开放平台将向第三方出行服务商开放。同时,小桔车服宣布组织架构升级,小桔租车升级为小桔租车平台,组织架构调整后,汽车开放平台并入小桔租车平台。

并且滴滴在多地启动了“中心仓战略”,所谓“中心仓”,是滴滴出台的统一租车平台,以“中心仓”统一收发车模式进行运力资源控制。司机只能通过滴滴旗下的租车平台进行租车,全线上签订租赁合同,统一线下“中心仓”提车。

一方面,小桔租车升级后,用户可以直接在滴滴APP内的“小桔租车”入口下单选择租车服务,随取随还,无论是新能源车还是燃油车,都不需要用户在还车时加油或充电,并且费用比打车低,这意味着小桔租车的上线必然会稀释一部分网约车司机的订单。

另一方面,“中心仓”使得CP商被剥夺了业务自主权,车辆只能放到“中心仓”管理,还需要支付管理费用。

与此同时,滴滴相继宣布北汽新能源、比亚迪、长安汽车、东风乘用车等汽车厂商达成战略合作,共同建设面向未来的新能源共享汽车服务体系。可见,未来车企将会成为滴滴最大的CP。

这些都释放出了一个信号:去中间商。

中间商们该何去何从?

在网约车发展初期,汽车租赁商们填补了滴滴在运力上的不足。彼时,滴滴需要依赖于中间商,但随着滴滴市场占有率越来越大,运营商反过来需要依赖于滴滴的订单获得客源。

双方的地位产生对调,传统运营商与滴滴的合作也越来越难。老贾透露,现在与滴滴签约CP合作,需要一定的资源关系和大额的费用。

甚至有部分和滴滴合作的汽车租赁公司被滴滴的“配额制度”卡控,生存艰难。老贾说:“滴滴就像一个大超市,每一家汽车租赁公司被司机选择的机会都是被滴滴设定好的,有公司8月和滴滴达成合作,到10月份还未分得配额。”

小桔车服在两次公告中也明确表示:“我们暂停了接受新增‘以租代购’形式(融资租赁)的车辆在平台上出租。”

这也是此前政府对滴滴提出的重要整改要求之一,认为“推广‘以租代购’,存在重要的不稳定风险隐患”。

目前,只有经租模式的租赁公司可以与滴滴合作,闫宝才和老贾的好车容易公司主业为汽车销售和租赁。其中,卖车有全款、分期等方式,分期则需要走金融公司。但“那是司机自己跟金融公司签的合同,不存在好车容易公司争取利息差和收纳月供。”

在网约车合规化的进程中,中间商们一定会是“重灾之地”。

但目前的网约车监管对中间商并没有给出一个明朗的政策,线下运力资源和线上平台、投放车辆和市场需求都还存在一个长周期的调整过程。

而主机厂和造车新势力们大量新能源汽车进入市场,“运力过剩”迟早到来。

中间商们该何去何从?

人已赞赏
科技

360上线Win7盾甲 据称能拦截Win 7系统漏洞攻击

2020-1-17 11:01:25

科技

荔枝正式登陆纳斯达克,成为国内音频行业第一股

2020-1-19 9:23:4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